索引号: 11330802002622268N/2019-26980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文号: 成文日期: 2019-07-18
發布單位: 溝溪鄉
左手鋤頭右手畫筆 “農民畫”繪出鄉村巨變~
發布日期:2019-07-18 10:47 浏覽次數: 信息來源:溝溪鄉
分享到:

“工廠把我們餘東農民自己的畫印刷出來做成半成品,拿給村民做來料加工給畫點上‘鑽’,這種大的點一幅能賺200塊錢。” 在溝溪鄉餘東村,餘東農民畫協會會長鄭利民介紹道,這種裝飾畫在中國香港、歐美等地特别受歡迎,自去年年底啟動加工以來,村裡已經賣出了十幾萬元的産品。

漫步在餘東村,一邊是佳木蔥茏的羅漢山,一邊是碧水蕩漾的大俱源溪,鳥鳴歡叫、溪水潺潺。屋舍白牆上遍布色彩豔麗的餘東農民畫,每家每戶門前鮮花怒放,構成了一幅新農村的美麗圖景。

改革開放以來,正是依托這一幅幅農民畫,餘東村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發展成遠近聞名的農民畫村,走出了一條具有餘東特色的農民畫産業發展道路。2018年,餘東村農民畫年産值達700多萬元,村集體純收入達30餘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達1.8萬元。

推掉牌桌立起畫闆  農民作畫引領文明新鄉風

餘東村自古出巧匠,繡花匠、鐵匠、木匠、竹編匠等等,他們的做工技藝代代相傳,為餘東農民留下豐厚的“匠心”财富,也為農民畫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在上世紀70年代,餘東農民畫開始萌芽了。”1951年出生的餘東農民畫家鄭根良回憶道,當時主要是在牆上畫宣傳畫,用最貼近農民生活的場景畫面傳遞宣傳内容。

1973年,熱愛畫畫的鄭根良與同村好友餘統德一道進入由原衢縣文化館舉辦的首批農民業餘美術創作學習班,學習創作原理和繪畫技巧。由于他們飽滿的學習激情,1974年第二期美術創作學習班落地餘東村,吸引了更多的農民前來參與。

久而久之,餘東村的農民畫家隊伍越來越龐大。他們借鑒“牆圍畫”“竈頭畫”等藝術創作,嘗試進行農民畫創作,用畫筆将鄉村生活的變遷一一繪制。

“白天背鋤頭種地,晚上拿筆頭畫畫”成為村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2003年4月,作為當時的溝溪鄉文化員,鄭利民看到了餘東農民畫家們的執着,決定組織創建農民畫協會,開展農民畫培訓班,釋放農民們的繪畫創作熱情。

“畫畫能陶冶情操,鄉風也好了。”溝溪鄉餘東村黨支部書記餘良耀說,自從越來越多的農民開始畫畫,村裡搓麻将、賭博等不良風氣也漸漸消失了。農閑時節、節日期間,村裡都會開展書畫交流、比賽,讓文明新風吹進鄉村生活。

從自娛自樂到發家緻富  小小農民畫被玩出新花樣

“那時,畫畫隻能當做一個愛好,當不得‘飯碗’,農民畫家們常常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回想起最初的處境鄭利民說,農民畫是賣一幅少一幅,且銷量不高,并不能支撐一個農民畫家的日常開支。

為走出一條新的農民緻富路,餘東村農民畫開始探索市場化、産業化發展道路,不斷創新嘗試,努力實現“一張畫變一萬張畫”。2008年初,作為餘東農民畫的代表,鄭利民前往沙特阿拉伯參加文明古國工藝産品展,展示餘東農民畫的同時,還将世界上其他國家優秀的産品開發思路帶了回來。

開發以農民畫為基礎的文創産品,成為了當時的主要發展方向。“第一年我們投了十幾萬做農民畫小屏風,當年就收回了成本。”鄭利民說,随後每年都會持續開發新的衍生品,保證農民畫工藝品的市場競争力,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裝飾畫、絲巾、雨傘、鼠标墊等四十多個品種。

除了銷售農民畫衍生品,外出畫牆畫也是一大收入來源。“我們餘東農民畫主要以鄉村生活為創作題材,特别契合現在的美麗鄉村建設,所以有很多村請我們去畫牆畫。”鄭根良說,他一年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外地帶領團隊畫牆畫,人均每天500元薪酬,收入頗豐。

原來不支持他畫畫的老伴,現在還經常自掏腰包給鄭根良買畫闆畫紙。不僅如此,鄭根良的大兒子及孫女們也走上了繪畫道路,三代人共同将青春奉獻給美術事業。

農文旅融合促發展  畫村繪就鄉村振興新藍圖

求全求實、大膽用色的農民畫及其衍生品赢得了人們的關注和肯定,農民的腰包越來越鼓,對生活的追求也越來越高。結合農房整治和美麗鄉村建設工作,村莊環境越變越美,基礎配套設施越來越全,農民生活越來越好,現代農業和旅遊業也随之興起。

2017年,由餘東村集體、農民畫家、專業運營團隊共同組建的衢州餘東農民畫發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推動餘東村走上專業化的“文化+旅遊”的鄉村振興發展道路。如今,鄉伴餘東理想村、中國·餘東鄉村美術館、大師工作坊、畫家主題精品民宿等一大批項目相繼開工建設,為餘東村和農民畫家們插上騰飛的翅膀。

就這樣,腳沾土地的農民,把鋤頭換成了畫筆,身上沾染的土壤換成了水粉,懷着感恩之心,繪畫出一幅幅鄉村發展美人美事美景圖,讴歌了新農村建設的新變化與新成就,洋溢着農民淳樸、善良、熱情的感情色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